“双果”绽放句町大地 广南群众再添“财路”

发布于:2019-07-10 09:49:04 作者:林科院

——广南打造蒜头果全产业链发展纪实

蒜头果属我国特有的单属单种双子叶植物,全世界野生资源现存仅2万余株,零星自然分布于广南县、富宁县及广西西部亚热带石灰岩地区。广南县共有13483株,占资源量的67.42%,分布在莲城、八宝、旧莫等11个乡(镇)27个村委会的72个自然村。地理位置大致分布在北纬22°23′—24°48′和东经105°30′—107°30′的狭窄区域内。

蒜头果是什么?有哪些经济和医用价值呢?

蒜头果中神经酸含量是众多植物中的佼佼者,大量医学研究证明,神经酸是大脑神经细胞和神经组织的核心天然成分,对提高脑神经的活跃程度、防止脑神经衰老有很大作用;蒜头果毒蛋白是一类有酶活性的有毒蛋白质,对人宫颈癌细胞具有较强毒性,为研制新一代抗肿瘤药物打下了基础;蒜头果树是高大乔木,是国家二类珍贵用材树种,木材纹理较好、密度大、耐腐蚀、不裂不翘,是制作高档家具、地板等优良木材。

1987年,蒜头果经国家环保局等部门审批,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属国际预濒危保护植物。2017年,广南县被云南省林业厅(现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列为省级蒜头果就地林木种质资源库,也是全省唯一蒜头果种植资源库。

为此,广南县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开展保护发展和研究开发工作,在曙光乡、董堡乡牡露、旧莫乡3个乡(镇)建成1500亩的保护区,建成2000亩蒜头果种质资源库,严格规范种籽采收,开展地理标志产品保护申报工作,完成了《广南蒜头果产业发展规划》,成效显著。

26.jpg野生蒜头果古树

北纬23°55ˊ25〞,东经104°54ˊ22〞,广南县旧莫乡底基村委会岩腊村民小组。这里群山环抱,树木葱郁。

农民是中国最厚实的脊梁。山坳里的水田里,老翁悠闲地驾牛在翻着泥土;翻起的水花里,水鸟在啄食着水里的虫子。

人生总有起落,精神终可传承。在广南这个句町古国的故地,农耕文化的根还是很执着地爬满每个壮族群众的心底。

穿过岩腊寨子,就是通往田间的小路。雨后的斜坡有些泥泞,走到山脚下,岔路口上有几棵爬满苔藓的古树,树梢上结着些枣大的果子。如果没人介绍,外地人很难分辨出树上结的到底是什么果子?

广南的农耕文化源远流长,近年来,随着科技创新和产业的发展完善,油茶果和蒜头果的经济价值逐步得到推广,产业链也逐渐形成。“两果”(油茶果和蒜头果)产业链的完善,也给广南的壮家儿女带来了更丰厚的经济收益。

这就是蒜头果!”骆礼俊是广南县旧莫乡林业站的站长,对辖区的蒜头果树分布了如指掌。

早些年,人们还没有发现蒜头果的价值。仅因为蒜头果含油量大,平时乡亲们采来果子榨油,和着猪油一起炒菜吃。因为蒜头果有一定毒性,吃了蒜头果油后会头晕,所以按照猪油和蒜头果油3:1的比例混合来吃,才相对安全。现在,因为蒜头果可以提取价值很高的神经酸,在国际市场畅销,所以近年来我们对辖区的野生蒜头果树进行了编码保护。”

那么,蒜头果现在在广南的种植情况如何呢?

27.jpg▲蒜头果育苗基地

石山区群众的“致富宝”

旧莫乡地处广南中部,有着丰富的野生蒜头果资源,是目前广南县野生蒜头果保有量最多的一个乡镇。广南蒜头果的分布范围很狭窄,多分布在海拔1200米至1600米的江河流域两侧坡背阴面、石灰岩山区及石灰岩山区与土山过渡带。

旧莫乡独特的地理条件,成为了野生蒜头果资源集中分布和遗传变异中心,是天然的蒜头果种质资源库。

2013年,由广南县林业局、云南省林草科学院油茶研究所和文山州林业局种苗工作站组成了调查组,历时1年4个月,完成了广南县蒜头果资源调查工作。

经调查,旧莫乡共有野生蒜头果6000余株,其中结果大树2500株左右,中、幼树3500株左右;分布在旧莫乡旧莫、底基、板榔、威龙、西洛、板茂、龙瓜等7个村委会的30余个村民小组。其中,底基村委会岩腊、牙佣、汤盆、果茂4个小组最为集中。

目前,全乡蒜头果大年鲜果产量约在100至200吨,为全乡林农带来150万至300万的经济收入。

近年来,蒜头果药用价值越来越高,收购价格在15元/斤左右,使得想种植蒜头果的群众越来越多,但由于受到种苗供应不足的影响,导致大部分群众购买不到种苗。

2018年,旧莫乡群众零散种植蒜头果面积约500亩,合作社种植基地面积800亩,主要集中在里卡村委会腊峰脚村民小组,带动了建档立卡户630余户2500余人增收致富。

广南的另一个乡镇珠琳镇,辖珠琳等11个村委会176个村小组。其中,珠琳、白泥塘等9个村委会属于喀斯特地区,石漠化程度高。而蒜头果是石旮旯地区生长较快,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较好的树种。

为此,珠琳镇党委、政府决定把蒜头果产业,作为珠琳镇产业脱贫一批的重要工作来抓。

28.jpg▲冒雨采访村干部

2017年4月,珠琳镇党委、政府结合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在珠琳镇白泥塘村民委薄竹箐村小组发动有一定劳动力的29户农户,率先栽种了395.9亩蒜头果;同时,引进鑫辉生物有限公司在珠琳村民委石盆水村小组种植蒜头果约100亩,由于遭受山火,现仅存10多亩长势可观。

为保障蒜头果能种得下、长得好、出效益,珠琳镇党委、政府积极协调省林科院油茶研究所,提供扶持农户的蒜头果籽种,及时对接广南县永安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技术员,现场技术指导栽种。从取种、包装、运输、种植,到抚育、施肥、管理等关键环节都多次进行现场指导。

同时,协调省林草科学院油茶研究所提供化肥给农户,对蒜头果苗木进行合理的施肥,有效指导和扶持农户栽种和管理好蒜头果基地,让石山区群众看到了蒜头果产业能够助推他们脱贫摘帽的希望。

而在广南县曙光乡,满山的油茶果、核桃果、蒜头果让人目不暇接。因为科技成果不间断、不脱节地运用,让广南高原特色农业根强苗壮、叶绿花红。

谁也没想到,老祖宗留下的蒜头果树,现如今成了全村人的致富树。上个月,村里除了一户人家没有参与蒜头果管理分红外,其余38户每户都分得9000元,这也是我第三次领到蒜头果的红利。”46岁的曙光乡拖董村委会建档立卡户陆继恒,说起村集体这片800亩的蒜头果林,乐得合不拢嘴。

蒜头果历来只有野生树种,人工繁育一直是个空白。

但在广南这片土地扎根研究的一个贵州汉子,却用20多年的钻研和坚守,愣是填补了人工育苗的空白,使得广南的蒜头果开始大面积种植;同时,也使蒜头果的深加工和产业链得以完善发展。

此人在(中国)蒜头果产业的发展上,功不可没——他就是云南省林业和草原科学院油茶研究所所长陈福。

29.jpg▲蒜头果产业集群园区奠基仪式

让山旮旯结出“金果子”

稳坐寂寞,静看繁华。

其实,在分类上,蒜头果是近几十年来才被科学家发现的新分类群。

最早记载蒜头果的文献是1972年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云南经济植物》一书;蒜头果这一名称第二次出现在文献资料上是1973年,由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化学研究室油脂组编纂的《中国油脂植物手册》一书。

直到1980年,蒜头果这一植物才被广西植物研究所的李树刚教授以“油料植物—新属—蒜头果属”的论文正式发表,证实蒜头果是铁青树科的一个新属和新种。至此,蒜头果也才有了合法的拉丁学名。

但是,多年以来,广南一带的壮族群众就在为蒜头果的育苗问题绞尽脑汁。然而,这个难题也一直没有被攻克。

蒜头果之所以被列为国际濒危植物,一定有它的濒危特点。

蒜头果地理位置大致分布在北纬22°23′—24°48′和东经105°30′—107°30′的狭窄区域内,所以对区域的环境要求很高,生态适应性较窄,常规的育苗技术很难成活;因为蒜头果的果实较大,野生的果子落地后不容易被泥土覆盖,缺乏自然发芽的条件,一旦暴晒时间稍长,果实里的油脂渗透出来,就失去了发芽能力。”陈福分析。

30.jpg▲研究所蒜头果苗圃

同时,由于含油率较高,自然环境里的一些松鼠等动物,也喜欢食用蒜头果果实,导致蒜头果果实的数量在成熟期大量被这些野生小动物食用,能被采摘和落地的比例减少;还有,蒜头果需要共生的生态环境,历史上因为人工烧荒等特殊原因,也导致蒜头果失去了共生生态环境。

民间育苗上,虽然也能用蒜头果的果实育苗出来,移栽下地后一两年后看似成活,其实是假活,主要原因是这种苗的根系恢复慢,很难产生新根,无法在土壤里扎根扩展,所以最终还是会死掉。因此,人工繁育还是难度极大。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最艰难的一段时光。

对陈福来说,攻克蒜头果苗繁育和良种选育难题的阶段,就是他这些年最累的一个时间段。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就是陈福在琢磨蒜头果育苗期间的真实写照。

时间,不一定能证明许多东西,但一定会看透许多东西。

经过多年的观察,陈福发现蒜头果虽然是阳性树,但在苗期还是喜阴,必须在林下和适应的共生环境里才能茁壮成长。

31.jpg▲蒜头果繁育难题已经攻克

为此,后来他经过多次试验,最终采取“河沙催芽”法解决人工繁育的难题。每年11月份后,将收集好的蒜头果种子,埋在河沙中,让种子度过6个月的安全期。来年4月份种子破壳或者发芽后,迅速移栽上山造林,这样,就将种苗的成活率提高到90%以上,解决了蒜头果规模化造林技术问题。

秘境所至,世界为开。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科学院油茶研究所,细雨霏霏,树木青翠。

苗圃两侧的甬道上,共生着高大的天竺桂、蓝花楹、红千层、馨香木兰、雪松等,内侧是硕果累累的油茶树,树下共生着6个月苗期的蒜头果苗、黄精等中药材。在育苗钵里,还有层层叠叠的蒜头果和旱冬瓜等幼苗共生。

十年禅茶,一壶清心。

攻克了人工繁育后,陈福的主要精力就转移到了良种选育关上。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对于一个产业而言,可持续性才是发展的根基。

今年,研究所还要进行蒜头果良种大数据分析,将已经建档的1.3万株野生蒜头果的信息全部进行分析比对,从中可能只选出一批株优良母树,通过嫁接等无性繁殖,保证子代传承最优秀的野生蒜头果树的基因,繁育良种苗木,促进蒜头果产业良种化发展。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在陈福和研究所的努力下,蒜头果人工嫁接技术成熟,广南野生蒜头果资源完成驯化,实现人工栽培,先后实施“蒜关果产业发展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野生蒜头果资源保护及开发利用研究”、“云南油茶良种选育”、“西南高山区油茶栽培技术示范”等项目,解决了制约蒜头果、油茶产业发展的关键和共性技术瓶颈,有力地支撑当地产业的培育和发展,也为全州、全省提供了借鉴和良好的技术支撑。

你要奔跑、要努力、要飞翔,要破茧成蝶;跑完再哭,那才是英雄该有的格调。而陈福,大概就是这样的人。

而高原特色农业“科技和生态红利”的运用,也成就了另一个风生水起的“广南印象”。

32.jpg▲采访浙江大学教授栾连军

风生水起的“广南印象”

近年来,为推动高原特色农业与精准扶贫有机结合,广南县大力实施农业“接二连三”工程,锻造“绿色引擎”。

在面上,紧紧围绕产业基础好、群众发展积极性高的八宝米、高峰牛、油茶、茶叶等特色优势产业,以提升广南“天之广·云之南”——原生态健康生活目的地的文化旅游形象为载体,依托“句町文化”和“稻作文化”两张文化名片,推动全域旅游发展,建成一批融生态、民族文化为一体的特色景区,开辟精品旅游线路,加快发展乡村旅游、电子商务“两大新兴业态”,营造市场环境,创造就业创业机遇,形成生态兴旅游、文化促旅游、旅游带经济的发展格局。

在点上,实行“一村一品、一户一策、一人一技”发展产业,通过农业龙头企业和合作社吸纳贫困户小额贷款或自有资金参与合作经营,变“大水漫灌”式投入为“精准滴灌”,变“撒胡椒面”式帮扶为“靶向治疗”。

同时,依托省林草科学院油茶研究所的技术力量,先后建立云南省木本油料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云南省本力登院士工作站、高原木本油料种质创新与利用国家联合地方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云南广南石漠生态系统国家定位观测研究站4 个研发创新平台,开展石漠化生态动态监测、生态修复与主要树种选择、生态修复模式研究与示范等工作,科技支撑和科技创新取得初步成效。

尤其是2016年4月26日,云南省本力登院士工作站在云南省林草科学院油茶研究所正式揭牌,这是全省目前为止在县级建立的唯一一个院士工作站,也是全省为数不多的美国科学院院士工作站。

美国科学院院士杰夫·本力登是全球著名的顶级植物基因组和遗传学家,是我国首批“外专千人计划”专家和国家特聘专家,在分子生物学、生物信息学、基因组学等多种科技前沿领域成绩显著。他领导的实验室在过去30年,一直是全球植物基因组结构与进化研究等的引领者。

工作站落户广南,标志着广南在推进油茶和蒜头果产业产学研合作方面探索出了一条新路子。

在时光的缝隙里,展颜一笑。

33.jpg▲采访与被采访者

目前,工作站已建立蒜头果优良遗传资源评价方法,解决了蒜头果纯度95%以上神经酸分离提取技术,为研发神经酸产品提供了实现路径。

在做好蒜头果种质资源收集培育工作上,2017年收购30.2吨蒜头果种子育苗成活率达85%以上,可供全县0.8万亩蒜头果产业种植用苗,投入322万元计划收贮蒜头果种子24吨,为2019年种植1万亩蒜头果基地作准备。

目前,以油茶、蒜头果、核桃为主的木本油料产业,既是广南县的传统产业,又是特色产业和优势产业。

2017年,广南油茶、蒜头果种质资源库通过省林业厅审批,成为第一批云南省省级林木种质资源库。建成优良采种林分1290亩,结束了广南无蒜头果、旱冬瓜、杉木良种的历史。

通过10年的发展,目前,广南木本油料产业种植规模达95.6万亩。其中,油茶67.63万亩,实现产值4800多万元;核桃27.47万亩,实现产值1600多万元;发展蒜头果5000余亩,参与种植农户200余户,油茶、核桃已成为基地规模最大、对农户增收贡献最多的林业产业。

现在,广南已经在着手打造蒜头果的全产业链发展。

34.jpg▲蒜头果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签订合作协议

打造蒜头果的全产业链

漫步时间回廊,岁月如沙。

蒜头果树是云南特有的高价值珍惜树种,既是食品和生物医药的优质种源和原料,也是喀斯特地区石漠化治理的优势树种,是广南的优势特色生物资源。

峰林常在,峡谷依旧。

近年来,面对蒜头果资源保护与开发利用的双重压力,广南县及时加大蒜头果保护力度。通过采取一系列的保护措施,蒜头果产业在资源保护、发展规划、基地建设、市场开发、技术研发等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

目前,随着云贵高铁的开通运营,数条高速公路的规划和动工建设,以及通用机场的加快推进,广南的区位优势更加凸显,迎来了加速发展的重大历史机遇期。新一轮大开发、大开放、大发展孕育着无限商机,为广大客商投资兴业提供了广阔舞台。

为发挥资源优势,加快产业发展,7月5日,广南县又迎来八方宾客,共议蒜头果全产业链的发展。

35.jpg▲蒜头果果油和深加工产品

这次聚会旨在加大广南蒜头果产业宣传力度,提升广南蒜头果知名度和影响力,让更多的企业了解广南蒜头果产业发展现状及优势,希望广大客商到广南投资兴业参与蒜头果产业的保护与开发,确保蒜头果产业科研、基地、产业园区产业链在广南形成典范。

新闻发布会上,可谓大咖云集:云南林业和草原科学院副院长贠新华、云南林业和草原科学院科研处处长郭永清、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处处长向如武、 浙江大学教授栾连军、浙江大学副教授谈满良、浙江大学杨英士、北京林业大学教授毛建丰、苏州大学教授刘江云、中政金控扶贫产业基金云南项目总监王金前、中政金控董事长助理兼文旅中心主任陆亚丽等出席。以及近20家中央、省、州、县级媒体。

广南方面,也云集了政府和企业方:广南县委副书记、县长王荣聪;副县长梁忠;县政府办主任王怀彬;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杨秀芬;县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陆茂昌;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唐世平;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伙国富;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监事王锐等人。

梁忠介绍了广南蒜头果产业发展基本情况,浙江大学栾连军教授就蒜头果相关知识进行了全面的讲解,媒体记者与广南县相关部门及蒜头果产业发展相关专家进行了交流和互动。

经过交流互动,大家对蒜头果产业都有了全新认识,对提升蒜头果产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加大蒜头果资源保护和开发力度,促进广南县蒜头果产业发展,助力广南脱贫攻坚和社会经济发展起到极大推动作用,最终实现蒜头果资源在保护中开发和在开发中加大保护的目标。

37.jpg▲蒜头果技术研究开发中心揭牌

当天,在省林草科学院油茶研究所,还举行了广南蒜头果技术研究开发中心签订合作协议及挂牌仪式;在广南蒜头果产业集群园区举行了广南蒜头果产业集群园区奠基仪式。大家还先后前往油茶研究所蒜头果种苗基地、旧莫乡岩腊村蒜头果极小种群保护小区、珠琳镇人工种植示范基地进行了参观调研采访。

据悉,广南蒜头果产业集群园区及种植基地建设项目规划总投资6亿元。其中,蒜头果加工产业集群园区投资2.5亿元,种植基地项目投资3.5亿元。

江南千条水,云贵万座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这是明朝开国功臣刘伯温的一首小诗。现在的云贵,虽然还不能说赛过江南,但也不亚于江南多少了。中国有个“坐吃山空”的成语,但在云贵一代,是“坐吃山不空”,因为这里有祖辈传承保护生态的良好习俗,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

在广南,有了油茶果和蒜头果这“两果”,壮族儿女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来源:环球游报全媒体记者 张密 陈克东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蓝桉路2号 电话:0871-65150418
Copyright(C)2017-2019 云南省林业和草原科学院 备案号:滇ICP备14002083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53010302000458